Titus

(๑•̀ㅂ•́)و✧丞花!
吃冷圈cp!
产粮看梗与灵感!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抄袭与改文!!
▲禁止无权转载!
▲不要催更!每个坑我都记得!

[坤丞]他来听他的演唱会 (上)

*设定:影视歌三栖巨腕蔡VS创业老板范,娱乐圈,短,HE

*预警:OOC,慎入,沙雕文学,无脑无逻辑,瞎写,流水账,随便看看系列(划重点)

*慎入!另类的破镜重圆

*慎入!橙橙的追夫之路,小腹黑丞追傲娇别扭蔡


(上)


      繁华林立的摩天大厦高耸入云,像一个个巍峨的巨人错落有致地站立在空旷的道路两侧,用玻璃制成的铠甲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无数提着公文包的人行色匆匆,车辆被红绿灯指挥得井井有条,川流不息。

      在其中一座高楼的某一层办公室中,范丞丞有条不紊地将办公桌上的东西一样样装进箱子里,玻璃窗透过的阳光为他清秀的眉目镀上一层朦胧的光影,清亮的眼眸含着点点生动的笑意,唇微微扬起一个细微的弧度。

      手机铃声响起,他停下收拾的动作,看了眼来电人,“怎么现在打给我?按北京时间现在你不应该睡你的美容觉去了吗?”

      “你已经辞职了?”

      “嗯,已经办好交接了,过两天就回国。”范丞丞将手机夹在自己的耳朵与肩颈处,空出一只手拿起桌上放着的白瓷花瓶,眯着眼眸欣赏了一会儿这束点缀着碎雪般洁白花瓣的满天星,满意地勾唇露出一个微笑,小心翼翼地将它放在箱子的角落里。

      “你真的舍得离开范氏集团?毕竟是个五百强企业,别人想进都没机会,”朱正廷的声音清晰无比地传入范丞丞的耳中,“你花了五年时间从一名实习生升上了总监,难道就这样放弃了?”

      “当初和家里说好了,我只待五年。”相较于朱正廷的忧心忡忡,范丞丞就显得特别悠闲,拉开抽屉拿出一个玻璃糖罐,掏出一颗糖果拆了糖纸塞进嘴里,含糊道:“辰星传媒的剪彩我这个老板都没赶上,再不回国坐镇也太说不过去了,毕竟当年的注册资金也有我一份好吧。”

      “吃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朱正廷嫌弃道,“再说了,辰星有我和Justin管着,也不用你操什么心。”

      “不行,我要回国看演唱会!”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意有所指:“你真的决定了吗?”

      “你知道我的。”范丞丞微微一笑,澄澈的眼眸中聚拢起流光溢彩的星屑,比起日光更为纯粹,像是经大师之手雕琢的展现自己独特切割形状的钻石,自信而坚定地迸射出熠熠光芒,“我已经等了五年了。”

 

 

      在金马奖颁奖典礼上,蔡徐坤身着一件看似低调却在灯光下熠熠生辉的黑色亮片西装,神色淡淡地坐在提名席上看着台上嘉宾与获奖者的互动,在镜头扫过来时露出一抹礼貌的微笑。

      大屏幕出现提名名单,随即出现蔡徐坤最新参演的电影经典片段——蔡徐坤坐在长椅上,面无表情地望着面前的海天一色,眼眸阒黑死寂如火山喷发后化为余烬的地表,眸底却隐隐有暗芒流动,骨节分明的手指缓缓举起枪抵着自己的太阳穴。宁静的景象越拉越远,仿佛一个人站在山顶俯瞰着周围的事物,辽阔的风景尽收眼底,一道枪声陡然响起,惊起飞鸟无数。

      大屏幕播放结束,颁奖嘉宾笑着道:“最佳男主角的获得者……蔡徐坤!”

      蔡徐坤欣然地接受周围人的道贺与拥抱,从容地走到台上,被嘉宾打趣了一通。

      “恭喜你,徐坤。第二次荣获影帝的感觉怎么样?”一个与他合作过的前辈熟稔地和他打招呼。

      “我觉得很惊喜,很欣慰。”蔡徐坤笑着道。

      他从嘉宾手中接过奖杯,正要说获奖致辞的时候,眼角余光忽而瞥到不起眼角落里突然站起来往外走的人,气定神闲的神情微微一变,左脚不受控制地往前走了一步。

      “看来再一次拿到这个奖杯,我们的蔡影帝还是很激动啊。”嘉宾将他这种不平静的反应归于获奖后的兴奋,不过这句话的确让蔡徐坤回过了神。

      “当然,这是我的荣耀。”他定下心,幽深的黑眸定定地望了那个方向一眼,将原本准备好的获奖感言一字不差地表述出来。

 

      等他下台后,身旁的经纪人低声道:“你刚才怎么了?”作为和蔡徐坤共处五年多的经纪人兼好友,他清楚地知道蔡徐坤方才的失态绝非是获奖后的激动。

      “没事,可能是我看错了。”蔡徐坤摇了摇头,恢复了原本气定神闲的模样。

 

 

      范丞丞走进装潢典雅的花店,挑了六朵含苞待放的红玫瑰和几枝点缀着白色星点的满天星,让店员包起来。

      “需要帮您写张贺卡吗?”店员礼貌地问。

      范丞丞想了想,说:“那麻烦您帮我把花语写上去。”

      “需要署名吗?”

      “不用了,我亲手送给他。”

      “好的。”店员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将写好的贺卡放在玫瑰花瓣间,将花束递给范丞丞,促狭地笑道:“欢迎下次光临,祝您能心想事成,早日脱单。”

      范丞丞忍不住勾唇笑了,“我一直都不是单身。”

      “那祝你们天长地久。”店员小姑娘赶紧开口。

      “承您吉言,谢谢。”范丞丞欣然地收下祝福。

 

  

      是夜,万籁俱寂。

      范丞丞手上抱着一个箱子,箱子里装满了包装精美的曲奇饼干,包装的封口还贴上了可爱的卡通小熊贴纸。他依次敲开周围邻居的门,扬起笑脸送出自己亲手做的曲奇饼干。

      他本来就长得白净清秀,笑起来乖巧无害,容易给人留下好印象,因而许多人都知道花园别墅搬进来了一个名叫‘范丞丞’的漂亮青年。这次拜访,他见到了好几个娱乐圈当红的明星,不禁感慨,怪不得别墅花园会被冠以“明星聚集地”。

      他带着所剩无几的曲奇饼干,在一间房间门口停留。他深呼吸了一下,屈起指节敲了敲门,屏息侧耳聆听,却无人应答。他犹疑地扫了一眼从门缝透出的灯光,又举起手,但还没敲下去,门开了。

      蔡徐坤的黑发湿润凌乱,几缕发丝紧贴着他白皙的脖颈,水滴顺着发梢缓缓滑落至修长的脖颈,在肌肤留下道道轨迹,隐入浴袍松垮的领口。他冷峭却明艳的眉眼似乎经过水汽的氤氲而柔和下来,黑眸映出范丞丞那张怔愣的脸,不自觉地愣了愣,黝黑眼瞳中的情绪剧烈波动,他握住门把的手指紧了紧,指节隐隐泛白。

      范丞丞缓缓放下僵在半空的手,清亮澄澈的眼眸一眨不眨地看着眼前的人,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一盏路灯从两人头顶散下昏黄的柔光,割据了一个仿佛凝滞了的世界。

      半晌,范丞丞强迫自己将注意力从蔡徐坤的脸上移开,率先开口,“好久不见。”

      蔡徐坤的目光如流水般滑过范丞丞一如往昔的清秀眉眼和唇边绽开的笑意,唇微微抿起,没有说话。

      范丞丞举起自己手上的箱子,一双黑溜溜的眼眸含笑地落在蔡徐坤脸上,“我是来送饼干的,不请我进去吗?”

      蔡徐坤扫了他手上的东西一眼,侧身让开了一个位置。

      范丞丞悄悄松了一口气,赶紧走了进去,换上蔡徐坤放在他脚边的拖鞋,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拿出自己放在箱子里的玫瑰花束递给蔡徐坤,由衷道:“恭喜你荣获金马奖。”

      接过这束玫瑰花,蔡徐坤眯了眯眼眸,道:“恭喜需要送玫瑰?”

      范丞丞眨了眨清亮的黑眸,似是而非道:“花店的促销活动,买满天星送玫瑰。”

      买玫瑰送满天星倒是有可能。

      蔡徐坤找到家里闲置的花瓶,将花束插进瓶中时才看到里边放着张贺卡,他拿出来一看,只见上面用隽秀的字体写着——

      爱你,想你。

      他筑起的坚固心坝霍然塌了一角,黑眸中刻意封住汹涌情愫的冰层悄然融化。感受到身后那道目光宛若实质地投射在自己身上,蔡徐坤无声地将贺卡放回原处,再回到客厅时,神情已波澜不惊。

      范丞丞见蔡徐坤面不改色,以为他没有发现那张贺卡,心情有些低落,但他很快振作起来,继续道:“我刚搬过来,送点自己做的曲奇饼干给你,以后请你多多关照。”

      蔡徐坤的态度自然到像是面对一个普通的好友,点头说:“好。”

      范丞丞等了一会儿,也不见他有其他表示,只好掩饰着内心的失落,站起身道:“那我不打扰你休息了,如果有事情可以过去找我!我就住在你楼下。”

      “再见。”蔡徐坤站起身将他送至玄关。

      范丞丞一边换鞋一边补充:“我有事情会来麻烦你的。”

      “……好。”蔡徐坤觉得除了范丞丞,再没有人可以厚着脸皮说这种话了。

      “再见。”范丞丞恋恋不舍地走出房间,站在门口。

      回答他的是关上的门板。

      范丞丞:“……”

      他自我安慰,再接再厉,毕竟是个娱乐圈大神,难追点也是正常的。

 

 

      在辰星传媒公司会议室中,三位高层之二在会议开始前闲聊。

      “你昨天去看天马奖颁奖典礼了?”Justin抱胸背靠着宽敞的会议桌桌沿,居高临下地看着范丞丞,“请问这位先生,您哪来的邀请函?”

      “你桌子上不是有一张吗?”范丞丞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放在手中随意把玩着,漫不经心道。

      “那是我给朱正廷的!”

      “小气鬼。”范丞丞啧了一声,“我这么久没回国,你让我去见见世面不行啊。”

      “你口中的世面难道就是姓蔡名徐坤的三栖巨腕吗?”Justin翻了个白眼。

      范丞丞的脸一红,道:“关你什么事!”

      “这就是你的态度吗?”Justin不满道,“你当初死磨硬泡要我帮你找花园别墅的房子时怎么不说关我什么事,你是不是不知道花园别墅多贵!”

      “是我不识好歹,我的错!”范丞丞赶紧顺毛,“明早帮你买早餐。”

      “顺便帮正廷哥带一份。”

      会议室的门被人大力推开,朱正廷将一沓资料摔在会议桌上,姣好的面容一片愠色,晶亮的黑眸因怒气更显逼人,“这是什么回事!”

      范丞丞翻阅了一下资料,将文件递给Justin,神情变得高深莫测起来。

      Justin手掌一撑坐上了会议桌,两只脚优哉游哉地摇晃着,“蔡徐坤的工作室和我们辰星传媒又没有恩怨,没理由会来挖我们的墙角。”

      “对啊,没理由。”范丞丞觉得很有道理,边点头边附和他。

      “所以……”Justin眯了眯眼眸,歪过头去看范丞丞,“你回国这几天对人家做了什么?绝对不要为美色所迷做出什么法律不允许的事情!”

      范丞丞觉得自己很无辜,辩解道:“我就是送了一束花给他恭喜他拿到影帝,顺便让他多多关照而已。”

      “蔡徐坤在圈子里人缘人品都很好,气量不可能那么小。”Justin摆了摆手,看向范丞丞,意有所指,“但是,他面对五年前一去不回的前男友,这种态度似乎很正常。”

      朱正廷敲了敲木质的会议桌,一锤定音:“丞丞,这件事情你看着办吧。”

      范丞丞一脸无奈,将下巴抵在桌面上,撇了撇唇,“我怎么知道他‘关照’的方式这么特别。”

      但是他又感到庆幸,蔡徐坤记仇说明他并没有忘记他,没有放下当年的事情,如果蔡徐坤一脸风轻云淡地如言好好关照他,范丞丞一定笑不出来。

      “傻笑什么?”朱正廷敲了敲他的脑袋,“我说的话听见没?”

      “听到了,我看着办。”范丞丞点头。

      朱正廷狐疑地看着他,“那你抓紧时间去拜访那位导演吧。”

      范丞丞挺直背脊,问:“什么导演?”

      朱正廷:“……”

      听朱正廷把话说完,范丞丞眨了眨眼眸,重复一遍,“要我代表辰星传媒去拜访一位号称‘影帝影后制造机’的名导?”

      Justin补充:“是一位打算隐退的名导,这可能是他最后一部电影。”

      范丞丞慢吞吞道:“这是确有其事还是你们对我的报复?”

      朱正廷对他露出一个微笑,“看你这次的表现。”

      Justin拍了拍范丞丞的肩膀,“我们得到消息,张老先生手头已经有了一个不错的剧本,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拍,你去刷了脸熟,到时候好说话。”

      范丞丞计上心头,问:“蔡徐坤知道吗?”

      朱正廷表情凝重,“依他的工作室这些年的动作,不可能没得到消息。”

      “好的,保证完成任务。”范丞丞扬起唇角,看上去心情颇好,“你先把蔡徐坤的行程发我一份。”

       朱正廷心情复杂,“其实你是蔡徐坤工作室派来的卧底吧。”

      范丞丞连忙道:“怎么会!辰星才是我的娘家。”

      朱正廷和Justin:“……”

 

 

      范丞丞研究了蔡徐坤的行程后,确定了一个良辰吉日。他拿到大导演张复源的地址,买了些礼物就开着那辆奥迪上路了。

      张老先生住的地方比较偏,虽人迹罕至,但胜在风景优美。他提着礼物正要敲门时,房门打开了,范丞丞与正往外走的蔡徐坤撞了个正着。

      “你怎么在这里?”蔡徐坤停下脚步,幽深的黑眸眯了眯。

       眼尖的范丞丞一眼看到蔡徐坤身后跟着的一位六旬老人,他忙道:“这位就是张老先生吧!”

      张老先生笑着朝他点点头,问蔡徐坤,“这是你朋友?”

      “故人。”蔡徐坤淡淡道。

      范丞丞心里百味杂陈,但面上还是笑意盈盈,对张老先生道:“老先生您好,我是辰星传媒的娱乐总监范丞丞,今日特地来拜访您。”

      张老先生摆了摆手,“你也是为了剧本的事来的吧。”

      范丞丞愣了愣,点点头。

      “既然你和徐坤认识,那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张老先生无声地叹了叹气,“你们一起去吧。”

      蔡徐坤点点头。

      范丞丞跟上蔡徐坤的脚步往外走的时候,远远地回头望了张老先生一眼,只见他被年岁压得佝偻了背脊,慢悠悠地关上门,背影在空旷的地方显得格外孤寂。范丞丞忍不住开口问:“老先生说的是什么事?”

      “老先生想让我们替他去看望一位许久不联系的故友。”蔡徐坤言简意赅道。

      “明天去?”范丞丞知道蔡徐坤只有这几天有空,接下来的时间他要筹备全国巡回演唱会,“我们一起吗?”

      蔡徐坤停下脚步,似笑非笑道:“我的工作室什么时候和辰星传媒关系这么好?”

      这绝对是记仇!范丞丞在心里说。

      “方才老先生让我和你一起去。” 范丞丞特意加重‘一起’二字。

       蔡徐坤点头,“我等一下把地址发给你。”

      范丞丞:“……”

      他不悦地盯着蔡徐坤的背影,突然反应过来,追上去道:“那把你手机号码给我。”

       蔡徐坤对上范丞丞透亮的眼眸,微微蹙起眉尖,冷峭的眉眼间渐渐聚拢起一层愠色,半晌,他才缓缓开口,语气冷漠,“我的号码没有换。”

      “我还以为你换了……”范丞丞愣了愣,眼看着蔡徐坤的脸色越来越黑,他赶紧解释,“我记得!”然后将那串数字一个不差地背出来,仿佛已在心中默念过无数遍。

      但是蔡徐坤的脸色依然乌云罩顶,全然没有因为范丞丞这句话而拨云见日,“记得号码却不记得打给我?”

      范丞丞不知道原来他对这件事如此耿耿于怀,辩解道:“我想打给你的!”

      “可是我一次都没接到。”蔡徐坤面无表情道。

      范丞丞抿了抿唇,澄澈透亮的眼眸带着蒙上一层朦胧的水雾,因不知如何辩解而感到委屈,可怜兮兮的表情让人心头一软。

      蔡徐坤强迫自己移开视线,大步离开。

      范丞丞站在原地,看着蔡徐坤的背影走得越来越远,他忍不住咬了咬下唇,神情焦急却无可奈何。他要怎么和蔡徐坤解释当年的事情,这五年来他每天晚上都会看着这串数字,很想按下拨通键听听他温柔的声音,但是他不能违背协议。

 

 

      当天晚上,蔡徐坤如约将地址发给范丞丞,范丞丞原本懒洋洋地趴在床上玩手机,手机屏幕停留在通讯录那一页,他的手指时不时点开那串备注着“老大”二字的号码,又按返回,再次点开,如此反复。

      短信提示音突然响起,突如其来的振动让范丞丞吓了一跳,差点拿不稳手机,他点开短信,发现内容言简意赅,只有一个地址。

      “小气鬼。”范丞丞撇了撇唇角,拨通了那串数字。

      “……喂。”那边传来蔡徐坤冷硬的声调。

      范丞丞一听便知道他还在为白天的事情生气,讨好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找老先生的那位故友?”

      “我似乎没有义务和你汇报我的行程吧。”

       “我可以当你的司机!”范丞丞赶紧表忠心,“而且你那天明明说会好好关照我的,我刚回国人不生地不熟的,你不和我一起走我绝对会找不到路的。”

      “想想也是,相较于中国,你对美国更熟悉一点。”本来很正常的一句话,经蔡徐坤之口就添上了些许嘲讽之意。

      范丞丞强笑道:“但是我跟你最熟啊!”

      蔡徐坤没有说话了。

      “那明天一起去?”范丞丞再次提议。

      “我建议你用导航。”蔡徐坤说完后便挂断了。

       范丞丞:“……”

      用个鬼导航,你能和导航谈恋爱吗?!

      “再接再厉,再接再厉,范丞丞!”范丞丞给自己顺毛并且打气,拿出手机点开地图看导航。

 

 

      今天的天色阴沉,闷热难耐,街道两侧的绿化树有气无力伸展着枝干,停在树干上的知了发出一声又一声低沉缓慢的鸣叫,路上的行人全副武装,伞沿抵挡不住炎热的夏天。

      范丞丞难得起了个大早,开着那辆奥迪就往那个地址奔去。

      地址在邻市,路途长达三小时,可范丞丞却在刚上高速时将奥迪停在应急车道处,按下紧急按钮,打开车门下车,拨通蔡徐坤的手机。

      “喂?”

      范丞丞判定他今日的心情比之昨天好了不少,道:“我的车在高速上抛锚了……”

      “需要我帮你叫122吗?”蔡徐坤极其冷静道。

      “是真的出故障了!”范丞丞语气焦急,话音刚落,一辆车自他身边驶过,范丞丞面不改色道,“周围一辆车都没有,就我一个人。”

      “打车行的电话。”

      “车行可以帮我拉车,但是他们不会当我的司机。”范丞丞固执道,“说好今天去拜访老先生的故友的。”

      半晌,蔡徐坤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妥协道:“你在哪?”

      范丞丞赶紧报给他。

      “等我,不要乱跑。”

      “嗯!你一定要过来!”

      挂断通话后,他看了眼天色,缓缓蹲在车身投下的阴影处,远远望过去,十分可怜无助。期间,他的视线一直扫着车道,偶尔有几辆车停在他身边向他伸出援手,他总是回答:“我朋友马上到了。”

      半个小时后,范丞丞远远便看到了蔡徐坤那辆车,他站起身,大力挥动着自己的双手,“这里!”

      然后,车辆冷酷无情地与他擦身而过。

      范丞丞:“……”

     他的手臂还停留在半空,唇边的笑意慢慢凝固,半晌无语。

      但很快,从远处疾步走过来一个人,身形颀长挺拔,宽肩窄腰,飒飒生风。

      范丞丞黯淡下去的眼眸瞬间聚拢起星屑一般细碎的光芒,走过去,修长白皙的手指紧紧攥住他的衣袖,“老大!”

      “……”这句话让蔡徐坤原想脱口而出的嘲讽消弭于无形,手腕翻转反手握住了范丞丞纤细的手,扭过头去只留下一个冷硬的侧面,“快点走。”

      “谢谢老大!”范丞丞握紧蔡徐坤的手,眼角眉梢扬起的皆是笑意。

 

 

      蔡徐坤的车驶入车流中,车内放着他的歌。

      范丞丞知道这是蔡徐坤最新出的那张专辑的主打歌,他曾让朱正廷帮他买了一箱子寄去美国。

      还没等范丞丞找到打破沉默的话题,手机就先响起了,他看了一眼来电人便接通了。

      “范丞丞,你让我和朱正廷大老远过来帮你拉车,”Justin咬牙切齿道,“那么请问,你的车哪里出故障了?”

      “车在半路抛锚了。”范丞丞面不改色道。

      “那么是你的意念操纵它让它抛锚的吗?”Justin站在那辆车旁,狐疑地打量着这辆在范丞丞口中‘抛锚’了的奥迪。

      “嗯,麻烦你们了,再见。”感受到蔡徐坤从前视镜投过来的视线,范丞丞装模作样地道谢,然后挂断。

      Justin:“……”

 

 

      蔡徐坤根据张老先生提供的地址寻了过去,却俨然发现那个地方人烟稀少,连一条像样的泊油路都没有,范丞丞睁大双眸去寻找路标,却只看到几间不知荒废多久的老房子。

      蔡徐坤开着车驶过那条凹凸不平的沙土路,道路两旁是绿树成荫,茁壮的大树尽情地舒展着修长的枝干,时不时地刮过蔡徐坤那辆车的车窗与车顶。

      墨色的乌云压迫着灰蒙蒙的天空,沉重得仿佛下一刻便会狠狠坠下。一道刺眼的闪电划破天际,照亮了周围的乌云,而后震耳欲聋的雷声仿佛在人们耳畔炸响。

      沉闷了一下午的天空终于来风了,狂风卷着树枝有力地摆动着,伴随着豆大的雨点抽打着车窗,发出嘈杂的拍打声。

      “我们会不会走错路了?”范丞丞看着眼前这个因糟糕的天气而显得格外阴沉的地方,咽了咽口水。

      “不会。”蔡徐坤的车速缓了下来,雨刮器不断擦拭着车前窗的雨点,但前方的道路依然显得灰暗无比,“这里只有这一条路。”

      车外的狂风暴雨掩盖了车内音响传出的蔡徐坤低柔的歌声,范丞丞的脑海里浮现了许多恐怖故事中的情景,例如这条道路最终通向一幢破旧荒芜的老房子,因为雨势太大,他们只好在老房子里暂住一晚,他们绕过房子外的荆棘,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位老奶奶,老奶奶同意他们留宿,但是告诉他们晚上休息的时候,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能出声……

      倏地,脑袋被人敲了一下,将范丞丞与恐怖情节纠缠在一起的思绪拔了出来。范丞丞抬眸看向罪魁祸首,却见蔡徐坤正定定地看着他,眸底还流转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担忧。

      “怎么停车了?”范丞丞心里一暖,后知后觉地抬头看窗外,却发现这条路的尽头——

      是一幢破旧荒芜的老房子。

      “……”范丞丞结结巴巴道,“那个,今晚不留宿吧。”

      “到了。”蔡徐坤扯开安全带,从车后座拿出一把伞,打开车门下车,绕到车的另一侧,替范丞丞打开车门。

       范丞丞动作迟缓地下车,“如果等一下开门的是一位老奶奶……”

      “没有老奶奶。”蔡徐坤将车门关上,伸手揽住范丞丞的肩将他往自己怀里带了带以抵挡铺天盖地的暴雨,“张老先生的故友姓黎,叫黎瑞轩,一人独居。”

      尽管雨水被风席卷着打在范丞丞的脸上,他却觉得身体的温度逐节攀高,而发热源是身旁紧贴着他的怀抱,走到房子门前,他才如梦初醒,“你是说,张老先生的故友住在这里?”

      蔡徐坤无声地看了一会儿,问:“你刚才在想什么?”

      范丞丞干笑一声,道:“今天天气不好。”

      蔡徐坤敲了敲门,不一会儿,一位与张老先生年龄相仿的六旬老人打开了门,看见是两个陌生面孔,他目露狐疑,“你们是?”

      “我们是受张老先生之托前来拜访您的。”

      “张……”老人愣了愣,沧桑的面孔出现复杂的情感,“张复源?”

      蔡徐坤点点头。

      “进来吧。”黎老先生让开了位置。

 

      知道了他们二人的来意后,黎老先生尽显宾主之道,让保姆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招待他们。

      保姆从厨房中端出菜肴放在桌上,三人如座。范丞丞朝蔡徐坤使了个眼色:看,虽然没有老奶奶,但是有保姆阿姨。

      蔡徐坤夹了一筷子蔬菜到范丞丞的碗里,道:“不要挑食。”

      黎老先生笑呵呵道:“你们关系真好。”

 

      饭后天色已暗,黎老先生诚挚地邀请他们留宿,“不过我家只剩下一间客房了,要委屈二位一起睡一晚。”

      范丞丞黑眸一亮,点了点头。

      蔡徐坤看了范丞丞一眼,对老先生道:“那就麻烦您了。”

      “不麻烦。”黎老先生笑了笑,“你们既然是他的朋友,那也是我的朋友。”

      范丞丞的视线被桌上放着的一个倒扣的相框所吸引。

      黎老先生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将相框拿起来,拇指指腹揩着相片上不存在的灰尘,“我和他认识快三十年了。”

      范丞丞定睛一看,发现那是一张合照,照片上两个面容清朗的年轻人并肩站立,其中一个年轻人的眉眼依稀像极了张复源,他揽着另一个人笑得开怀,而被揽着的那人似乎就是黎瑞轩,他笑得一脸羞涩。

      这就是一张普普通通的朋友之间的合照,可范丞丞总觉得有那里不对劲,或许是因为张复源揽住黎瑞轩的动作太过具有保护意味,又或许是由于黎瑞轩眼角眉梢透出的全无保留的信赖。

      “其实我看出来了,你们和我们一样。”黎老先生笑了笑,神情怀念,“当年他还只是拿过几个摄影新人奖的摄影师,而我是个初出茅庐的影视编辑,我们被彼此吸引,决定在一起。”

      范丞丞愣了愣,问:“那你们现在……”他想起见到张复源的那天,失魂落魄的模样哪有照片上这般意气风发。

      “生活哪有电视剧那么圆满。”黎瑞轩苦笑了一声,“家族的压力、世人异样的眼光、舆论的压力……我们没有挺过来。”

      虽然黎老先生将这些阻难说得轻描淡写,但范丞丞深切地体会到其中的绝望,就好像全世界都在阻止你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在这种重压下,连共同奋斗的决定都显得苍白无力。

      一个人的内心究竟需要多么强大,才能违背全世界的意愿呢?

 

      “说起来,我们也有这么多年没见了。”黎瑞轩道,“不过见不见也没有意义了。”

      “张老先生很记挂你。”蔡徐坤终于开口了。

      “如果见到他,替我问一声好。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个。”黎老先生笑了笑,语气诚挚地对他们说,“我希望你们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

 

      范丞丞望着蔡徐坤侧脸深刻的轮廓,抿了抿唇。

      在全世界都阻止你与爱人在一起时,你还有除了分离外的另一个选择,那便是让自己变得强大,等到有一日你披上了坚不可摧的铠甲,与自己的爱人比肩,对抗全世界亦有胜算。

       他们分开五年,范丞丞却从未后悔过这个决定。

       如今,他是辰星传媒的创始人之一,旗下出了许多娱乐圈的新晋偶像,赚的钱够他在各大城市开分公司了。

      而蔡徐坤在影视歌三个领域皆取得不错的成就,成为娱乐圈不可替代的巨星。

 

      总之,他们不会成为第二对张复源和黎瑞轩。

      他们都变得强大,足以对待世上的冷遇。

 

 

      现在的关键是,如何让蔡徐坤不生气。

      要不是这里信号差,范丞丞都想上网搜索一下“哄女朋友开心的十种方法”。

      再接再厉啊,范丞丞。



TBC.

 

dbq大家,写到有灵感的故事我是神速,没有感觉的话我就是龟速了ORZ


评论(59)

热度(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