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tus

(๑•̀ㅂ•́)و✧丞花!
吃冷圈cp!
产粮看梗与灵感!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抄袭与改文!!
▲禁止无权转载!
▲不要催更!每个坑我都记得!

[坤丞]黑择明 (下)

*设定:CP蔡徐坤vs范丞丞,黑道,久别重逢,破镜重圆,短篇,HE

*BGM:《第八十八号》——梁翘柏

*OOC属于我,糖属于坤丞

*慎入!慎入!慎入!请勿上升真人

*七月最后一篇产出~

前文:  (上)     (中)

(下)


      这一夜,范丞丞辗转不寐。好不容易有了睡意,他又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和蔡徐坤躺在同一个被窝里,他意乱情迷地往蔡徐坤的怀里蹭,双手在蔡徐坤的背脊处来回抚摸,而蔡徐坤的面容自始至终没有出现一丝波澜,甚至推开了他。范丞丞那双黑亮的眼眸蒙上了一层水雾,骗他说我是樊丞,可蔡徐坤却摇头了,冷冷道,你是范丞丞。

      梦醒了。

      范丞丞觉得头有些疼,抬眸一看发现自己昨晚忘了关窗。

 

      这天是待在蔡家的第三天。

 

      今天比昨天起得早,他洗漱完下了楼,看到蔡徐坤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他走过去一看,发现蔡徐坤在浇花。指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提着洒水壶,指尖时不时轻抚挂着水珠的玫瑰花瓣,白皙的手在艳丽的颜色衬托下格外剔透,也格外温柔。

      这实在不像一双拿过枪的手。

      “你亲手种下的花开得很好。”蔡徐坤捡起鞋边的剪刀,头也不抬地修剪着玫瑰花枝。

      这一句话,让范丞丞察觉到了些许变化。自重逢以来,蔡徐坤每次提及三年前的事总是怀着恨意,可现在他却能心平气和地说出来,就像范丞丞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故人。

      这种变化本应让范丞丞感到庆幸,可不安与慌张汹涌地占据心头,就好像有一些重要的事物像海滩上的贝壳一样被浪潮掠夺得一干二净。

      他艰难地牵动唇角,却扬不起一个笑容。

      蔡徐坤避开花刺,在花圃中剪下了一枝开得最艳的红玫瑰,递给范丞丞,动作温柔,气息温润,道:“小心刺。”

      日光如流水般从他身上倾泻而下,让他凛然冷峭的眉目间一派温煦,范丞丞不禁愣了愣,小心翼翼地接过玫瑰,像他之前的每一天早晨一样,将这朵玫瑰花插在桌子上的花瓶中。

     “吃早餐吧。”蔡徐坤在餐桌前坐下。

      范丞丞坐在他身旁,发现今日的早餐是一碗蔬菜沙拉和一杯纯牛奶。

      “刚来蔡家的时候你喜欢睡懒觉,后来为了浇花,每天七八点就醒了。”蔡徐坤拿了一支白瓷汤匙递给他,“你走后,我想着要是有一天你回来了,看到玫瑰花开得不好,说不定会生气,所以我每天都会帮它们浇水。”

      范丞丞迎上蔡徐坤那双泛着温柔的黑眸,怔怔地点点头,“花开得很好。”

      蔡徐坤轻轻笑了笑,点头道:“你喜欢就好。”

 

      吃完了早餐,蔡徐坤带着范丞丞去了书房,他打开书房门,然后侧身让开了一条路。

      范丞丞没有动。

      他不喜欢书房,除却在这里发生过令他恐慌的事外,书房向来是重地,是蔡徐坤处理道上的事务的地方。可蔡徐坤总是不在意,将这里的一切明明白白地袒露在范丞丞面前,不顾他是否愿意接受。

     蔡徐坤见他不动也不在意,径自走向占据了满面墙壁的书架,拿了几本书下来,转头对范丞丞道:“你之前说我的书房都是晦涩难懂的书,你看不懂,于是我便让人买了很多有趣的书,你应该会喜欢吧。”

      范丞丞望着他,低声道:“我是范丞丞。”

      “我知道。”蔡徐坤手上的动作顿了顿,道。

      他拿了台笔记本电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办公,范丞丞手捧蔡徐坤拿来的几本书,盘腿坐在沙发前柔软的地毯上看书。

      带着海腥味的风不断吹拂着浅色的窗帘,调皮地弄乱了两人的发丝,午后和煦的阳光愉悦地在木质地板上跳着光怪陆离的舞。

      敲打键盘的声音和书页翻动的清脆响声交杂在一起编织了这么一个安宁的午后。

      这样的午后太静谧,太舒服,范丞丞忍不住眯了眯眼眸,睡意萌发,他头枕着摊开的书页闭上了双眸。

      蔡徐坤合上笔记本电脑,以原来的姿势坐在沙发上,视线静静地落在范丞丞白净安然的脸上,目光一寸寸地勾勒出他的轮廓。

      他看了许久,却觉得不过须臾。

 

 

      范丞丞这个午觉睡了很久,等他醒来已近黄昏。他眨了眨惺忪的眼眸,发现自己正躺在主卧的大床上,怀里拽着那只独角兽公仔,而蔡徐坤就坐在床边,似乎在看窗外的景色。

      屋内没有开灯,阒黑笼罩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从窗外透进来的微光让范丞丞勉强看到蔡徐坤深刻的轮廓,他开口,声音因为睡太久而有些沙哑,“几点了?”

      蔡徐坤微微侧过脸看他,道:“快日落了。”

      范丞丞坐起身,伸了个懒腰,与他一同看向窗外,只见阳光敛去了刺眼的光芒,瑰丽的余晖染红了天际漂浮的云,为天地万物描绘了一层光晕。

      “我们很久没有一起看日落了。”蔡徐坤话音几近呢喃。

      范丞丞听不真切,侧头去看他,却只捕捉到他唇边转瞬即逝的一抹笑意。

      太阳慢慢沉下海平线,一切归于黑暗中。

 

      唇角突如其来的一抹温热的触感让范丞丞在黑暗中睁大了眼眸,他不自觉地抬手去抚摸自己的唇角。

      很快,灯亮了,蔡徐坤站在门口看着他,一向深若寒潭的黑眸此刻闪现几分明晰的温柔,如同拂面的海风,“下楼吃饭吧。”

      范丞丞眨了眨眼眸,刚适应了房间的光线,就因蔡徐坤柔和的眼神而感到些许眩晕。

      这样无限包容他的蔡徐坤,和记忆中那个温柔的蔡徐坤重合了,让范丞丞情难自控地沉溺下去。

 

      一楼没有开灯,范丞丞却一眼就看到了餐桌。餐桌上放着一个烛台,微弱的烛光温柔地落在两人的脸上,营造出一种暧昧的氛围。

      “这是?”范丞丞望着蔡徐坤。

      “烛光晚餐。”蔡徐坤微微一笑,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下。

      两人一时无声,蔡徐坤是不打算说话,而范丞丞是不知道说什么。

 

      许久,蔡徐坤放下刀叉,静静地望着范丞丞。

      范丞丞也放下刀叉,无声地望着蔡徐坤。

      沉默如无形的鸿沟横亘在两人之间,本是暧昧的烛光,在这时却泛着哀戚的冷意。

 

      “其实你不是樊丞,挺好的。”蔡徐坤的目光落在范丞丞的脸上,语气艰涩,唇角微扬的弧度却透着坦然,“至少你不是因为我没有保护好你而失踪的。”

      三年来他感到懊悔与痛苦,因为他把他心爱的小孩弄丢了,他无法想象他的樊丞离开了他的羽翼后会有怎样的遭遇。

      所以,当初他得知樊丞并没有出事,而是恢复了他范丞丞的身份安全地活在这个世上时,他是感到庆幸的。

      至少,他的小孩很安全。

 

      范丞丞放在桌上的手慢慢攥紧,指甲陷入掌心的痛楚也抵不过他心脏传来的一阵阵如窒息般的钝痛,让他承受不住,红了眼眶,“对不起……”

      “没关系,”蔡徐坤并没有像前两次一样对他的道歉不屑一顾,他唇角的笑意很淡,“虽然我曾因为你这么做感到非常难过,但我知道你只是选择了你认为很重要的东西,舍弃了我。我爱你,是我心甘情愿,不是桎梏你的枷锁。”

      范丞丞定定地望着他,攥紧的手指微微泛白,不安与慌张在这一刻放大到极限,“你……”

      “三年前你在书房撞见我处理背叛者的那晚,你不停地做噩梦,只要我一放开你你就会醒,我一夜未眠,想了很多。”蔡徐坤的眼神晦涩不清,“我原以为我能保护好你,让你远离这个世界的污浊,但是我失败了。你与我生活的环境格格不入,我开始想是不是应该放你走,但是我舍不得。你选择离开,其实也是替我做了选择。”

      蔡徐坤这样的姿态虽然温柔,但太过决绝了,每一个挑眉与抬眸都透着离别的萧瑟。

      他的每一字都像针扎在范丞丞柔软的心脏上,他突然意识到,蔡徐坤其实从未逼过他做什么,反倒是他,每一步总是在逼蔡徐坤让步。让他们陷入如今局面的人,其实是他范丞丞,他数不清的犹豫让两人愈行愈远。

 

      “你晚上睡觉要记得关窗,不然容易感冒。”蔡徐坤看着范丞丞泛红的眼角,低低的嗓音将嘱咐的话语温柔道出,仿佛倾尽全身的力气。

     范丞丞眼眶通红地看着他。

      “好好照顾自己,要多吃蔬菜,不要挑食。”蔡徐坤深深地望着范丞丞,仿佛就此将他篆刻在自己的眸中,“以后出门要注意安全,不要太相信别人,不要不顾危险去追小偷,也不要连车牌号都没看就傻乎乎地上了别人的车,知道吗?”

      范丞丞的心脏仿佛被一只手狠狠地攥紧,痛得他不停抽气,音调因为太过慌乱而有些微微变调,“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明天早上我让人送你去码头,范家的人在那里等你。”蔡徐坤说完,站起身来,没有再看范丞丞一眼,“你自由了。”

      范丞丞浑身冰冷,如坠冰窟,他的脑海乱成一团,明明一直期盼蔡徐坤能放自己走,但当听到蔡徐坤亲口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只觉得委屈,像是被舍弃的那人是他,他想要质问蔡徐坤为什么要放弃他,可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说这句话。

      他觉得蔡徐坤的每一个字都像刺在心里一样痛,痛极了,浑身的感官渐渐变得麻木,清亮的眼眸黯淡下来,所及之处只有对面那个空了的座位。

      他如今才懂,可却晚了。

      他们共度了三月,互相折磨了三年,却只用了三天来告别。

 

      滴答。

      范丞丞失神地望着滴落在餐桌上的水渍,手指颤抖着抚上自己的眼角,指腹感受到一阵滚烫的湿意。

 

 

 

      范丞丞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度过这个漫长冷寂的夜晚,他如行尸走肉般换好衣服,拉起自己的行李箱走到门口,却在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时顿住了脚步。

      蔡徐坤提着洒水壶给玫瑰花浇水,修长的手指轻抚柔嫩的玫瑰花瓣,面容宁静。

      “……我走了。”范丞丞拉着行李箱拉杆的手因为极度用力而近乎痉挛,他的声音很沙哑,一字一顿。

      蔡徐坤拿起脚边放着的花枝剪,没有抬头。

      范丞丞的下唇被他咬得泛白,留下一抹深刻的牙印,他终于再次迈开了脚步。

      “丞丞。”

      身后传来那道依然温柔的嗓音,让范丞丞的身体一颤,立即回头,微肿的眼眸定定地望着蔡徐坤的脸,眼中渐渐聚拢起细碎的光芒,闪烁着些许期望。

      “这样叫你可以吗?”蔡徐坤温柔地微笑着,语气透着些许淡淡的生疏,像是对待一位许久未见的朋友。

      范丞丞眸底的光熄灭了,化作燃烧过后的余烬,死寂沉沉。

      “我们好像没有好好道别过。”蔡徐坤将手上拿着的一朵玫瑰花递给他,“这朵花送给你,再见。”

      再见。

      范丞丞应该朝蔡徐坤露出一个微笑,礼貌地道别,像对待一位故人,但是他知道他和蔡徐坤不会再见了。

 

 

 

      乘坐游艇到达了码头,范家的人果然已经在那里等候,一见到他,赶紧围上来。

      范丞丞的意识开始慢慢恢复,笑着对他们说:“我没事。”

      “你的手怎么了?”一直没有说话的Justin突然道。

      众人的目光下移至范丞丞的手,只见他的手掌紧紧攥着一朵艳丽的红玫瑰,掌心被尖锐的花刺扎伤,鲜红的血液顺着花枝,自他白皙娇嫩的手掌滑落到地上。

      滴答。

      “你流血了!”家人让他赶紧把花放开。

      范丞丞置若罔闻,仿佛完全感受不到痛楚,手上的力度没有松懈半分。

      Justin对他们摇了摇头。

      两人上了车,Justin坐在范丞丞的身旁,他静静地看了范丞丞一眼,侧过脸去看窗外,道:“今天的天气真好!”

      范丞丞望了一眼天色,脑海中却闪现那一片在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海,海中有一个孤寂的岛,岛上矗立着一幢别墅,别墅门口种着仿佛能灼伤人眼的红玫瑰,而有一个人正在给玫瑰花浇水……

      “蔡徐坤会放你走,其实我也很惊讶。”Justin嘴角噙着一抹笑,将双手相扣枕在脑后,“毕竟你失踪的那三年,他发了疯似的找你。”

      听到那三个字,范丞丞的视线终于落在Justin脸上。

       “你肯定想象不到,我每天打开电视机看到的是一个叫做‘樊丞’的人的寻人启事,可笑的是他顶着的是我朋友的脸。”Justin笑出了声。

      范丞丞的脸色依然平静,眸底却泛起涟漪,“我的……寻人启事?”

      “何止寻人启事?”Justin眸底含着意味不明的笑意,“道上的人都知道,这三年蔡徐坤将东南亚翻了个遍,而后才开始在大陆找人,找完南边找北边,终于得知他一心寻找的‘樊丞’其实是范家小少爷范丞丞,可小少爷已经乘坐飞机去了美国。”

      范丞丞黝黑的眼瞳中迅速蒙上一层朦胧的水雾,脸上戴着的面具倏地瓦解了,他手劲一松,温热的掌心颤抖地抚上自己发烫的眼睑,下唇被他咬得泛白。

      “究竟是什么原因,会让一个找了你整整三年的人放弃你?”Justin仿佛没有看到范丞丞临近崩溃的脸色,淡淡地问他。

      因范丞丞松手而掉落在身侧的玫瑰花舒展着娇嫩的花瓣,有刺的花枝上残留点点已经干涸了的血迹。

      “他其实是又一次把选择的权利交到了你的手上。”Justin拿起那朵开得正好的玫瑰花,看着花瓣上的露珠在阳光下闪着细碎的光芒,道,“范丞丞,这次你会选择什么?”

      蔡徐坤温柔的低语,泛着笑意的黑眸,灼热的胸膛,温热却能让他发烫的唇……无数画面瞬间涌上范丞丞的脑海中,这一瞬间他毫不犹豫地做出了选择。

      “——停车!”

 

 

      这是范丞丞第一次主动踏上这座岛,他一眼便看到了正在给玫瑰花修剪花枝的那个人。

      明明天空铺展着蔚蓝的色彩,海面闪着波光粼粼的蓝,玫瑰花开得红艳,一切色彩如此生动鲜明,蔡徐坤的背影却将这些景象拒之门外,他背着光,将自己陷入一片黯然无声的孤寂中。

      范丞丞柔软的心里有一种名为心疼的藤蔓不断生长,紧紧缠绕住他的心脏,让他感到喘不过气。

      “蔡徐坤!”

      蔡徐坤的背影瞬间僵住了,一动不动。

       “这是我做出的最后一个选择。”范丞丞一步步地靠近他,双臂从身后环住了他的腰,额头轻轻抵在他的肩颈处,如同之前蔡徐坤拥抱他一样,将所有脆弱委屈展露给他,“我爱你。”

      “丞丞?”蔡徐坤缓缓转过身,那双黑眸一动不动地望着范丞丞,嗓音微微颤抖。

      “范家不要我了,你能养我一辈子吗?”范丞丞澄澈的眼眸流转着细碎的星屑,令海面的粼粼碎金都黯然失色。

      蔡徐坤周身立着的割据外界的墙顿时支离破碎,他温热的掌心抚上小孩白净的脸,指腹温柔地揉了揉他泛红的眼角,他轻轻笑了,郑重其事道:“好。”

 

      海风拨乱那一片被阳光照耀得闪闪发光的海,路过的飞鸟停在屋檐上发出清脆的啼鸣,花圃的玫瑰花娇艳欲滴,开得极美。

 

 

 

      “Justin,不是让你去接小少爷吗?人呢?”

      “唔……泼出去了。”

      “……”

 

 

 

Fin.

这篇有小番外~

评论(90)

热度(661)